網頁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CWT46-新刊試閱】你就是我的有可能(Future comes from you)-海表





※本作品為『遊☆戲☆王-Yu-Gi-Oh!』衍生二創。
※接續劇場版後私設劇情。
※年齡設定:海馬20歲,遊戲20歲。








  沙漠當中的雄偉宮殿裡面炸出了一陣耀眼的白光。

  「毀滅的噴射白光!」美麗的白龍口中噴射出炫目的白光、擊中場上的精靈劍士,然而在這瞬間,對面的人翻開了覆蓋在場上的陷阱卡,同一時間、為了避免被陷阱卡而阻礙攻擊行動,棕色髮絲的青年大力地伸出修長的手、也翻開了自己場上的陷阱卡做反制。

  攻擊以及雙重陷阱卡的撞擊之下,一陣煙霧瀰漫,讓場上的兩個人互相看不見彼此的面容,也看不清場上的狀況是如何。

  「嘖。」即使很確定自己最後翻開的卡片一定會起效果,然而場上的煙灰卻讓他無法辨識對方剩餘的Life point,也不能知道到底結果是如何地讓他心急如焚,即便面部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他雙手環胸咋舌後靜靜等待眼前的煙霧散去。

  「真的是這樣嗎?」在還未散盡的煙霧後方率先傳來了那人的聲線、充滿自信的聲音一直是那麼令人可憎,棕髮青年皺緊了俊俏的眉梢,將手放在自己的決鬥盤上方,咬牙。

  「發動陷阱卡.盜賊的七道具。」
  「雙重、陷阱嗎?」
  「看來這場決鬥,是我贏了,海馬。」

  海馬的眉頭依舊深鎖、海藍色的雙眼將視線轉向了聳立在那人台面上的那張牌,「神聖彗星.反射力量--」他握緊了左手的拳頭,將右手上的虛擬牌組拋棄然後消失成點點藍光,顯示在決鬥盤上的Life point也成了0這個數字。

  「可惡……!亞圖姆--」

  看著海馬憤恨的咬牙海馬怒瞪著自己,褐色皮膚的少年笑得一臉狂妄、然後颯爽轉身的坐回了在後方的華麗寶座上,一手撐在把手上方,將臉頰靠上,少年王亞圖姆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做出了驅趕動作,「好啦你都打輸了是該回去現世了吧?」

  看著少年順便打了個呵欠,對於這場決鬥的勝負似乎不甚在乎的模樣再度讓海馬咬牙切齒,如果這場決鬥如果輸了就要回去現世的賭注,即便再怎麼不滿,也只能願賭服輸的伸起手關掉戴在頭上的虛擬影像投影裝置,毫不猶豫的直接轉身準備離開這間宮殿當中。

  看著逐漸走遠的那人背影,嘆了口氣的無奈,一邊回想著不知道維持了多久時間的這幾場決鬥,突然間,王位上的那人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對了,海馬,你啊--」

  海馬仍然維持著自己走路的步調往門口離開,已經在腦海中思考起下一場要決鬥的時候要使用什麼樣的戰術還有公司的事情,即使聽見了也沒有要搭理少年廢話的意思。

  「我說海馬,你好像變得不一樣了。」知道眼前青年失禮地根本沒有要理會自己的打算,但是亞圖姆不是很介意,宛如自言自語一般、閉起了眼,繼續說出了從決鬥開始到結束時感覺到的變化。

  聽到這句話話的時候,青年的腳步仍然繼續向前邁進,「你是在說我變強了?我一點都不需要你的認同。」完全無高低起伏的語句,就如同他踩著步伐時出現在地面上的喀喀作響一樣規律,不打算把王位上的人說的話當作一回事,他繼續走著。

  亞圖姆笑了笑搖搖頭,這傢伙怎麼到了這樣的年紀了還是如此我行我素。

  「你確實變強了,不過我今天說的不是這種。」
  「決鬥者本來就應該要日新月異。」
  「不是,應該說,你的戰術變化更多元了點,還參雜了某個讓我懷念的人的影子。」

  這句話出來的同時,原本持續走遠的那人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頭也沒有做出回應,纖長的影子因為外頭艷麗的陽光而長長的拉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方,似乎在等待對方下面的話語。

  王位上的少年對於青年的反應不感到意外,畢竟跟海馬已經決鬥了兩年以上,怎麼會沒看出他的細小變化,「夥伴他、還好嗎?」聲音變的細小,雖然看著青年的背影,卻像是透過他看向什麼人一般,亞圖姆露出了懷念且溫柔的微笑。

  「無聊、我不知道,而且不關我的事情。」皺起了眉頭並且隨意的說著,海馬再次邁開腳步,還以為對方是要說出什麼樣驚天動地的事情來,所以才特意的停下聽聽,現在想想根本是一個浪費時間的決定。

  「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吧。」越走越遠的同時,海馬聽見少年在後方那帶著調侃的語氣,在沉靜的宮殿當中硬是傳入了他的耳裡,不用回頭看都知道,那人臉上的表情肯定是揶揄的笑容,青年握緊拳頭,不做回應。

  「夥伴他成長不少了呢。」
  「囉嗦!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個逃走的傢伙!」

  他轉身大手一揮然後怒吼,披風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麗的純白弧度,而憤怒的聲音在空盪的宮殿當中迴響,讓王座上的少年訝異的揚起了眉、看著眼前近乎達到怒氣頂點的對方,對於他的用詞不能理解。

  「逃走?」
  「他帶著你給的榮耀,逃離日本了。」

  並且封印了牌組,發誓不再決鬥。




  深夜當中,剛躺在床上沒多久的青年正準備進入香甜的夢境裡面,腦海裡都是今天程式中沒辦法去除的Bug,一改再改的程式和編碼讓他腦袋一陣一陣的抽痛,這種怎麼樣都突破不了的窘境最後讓他放棄的決定先睡上一覺。

  鈴鈴鈴,鈴鈴鈴--
  看來在這種夜半時分突然響起的電話是不打算讓他睡了。

  才閉上眼睛不到幾分鐘而已,床頭櫃上的手機突然間響起鈴聲、配合著木頭櫃上的震動不斷的提醒著趕緊接起電話,它響的很長很久、最後逼的青年不得不起身然後抓過手機,這種時間打過來、不是很緊急的事情就是奇怪的電話,到底是誰啊……?

  然而螢幕上顯示的號碼和名稱讓他驚愕地瞪大的雙眼,驚訝的坐起身想趕緊接起電話,還因為太過緊張手指滑過螢幕的時候而差點讓手機掉到床下。

  讓手機在掌心持續的繼續震動跟響鈴,好、鎮定、深呼吸……他在內心裡安撫自己之後,用纖細的指尖把通話鈕拉向了接聽,然後緩緩的拿起將其貼上了耳朵。

  沉默蔓延在通話以及他的身上。

  「……」
  『……』

  「……喂?海、海馬君?」實在是受不了這種讓人窒息的沉默,沒想到對面的人即使不在眼前也能夠從電話散發出如此的威壓,讓青年終於無法忍受的開口叫喚來電顯示上的人名,帶了一點顫抖,但是是怕聽到什麼奇怪的消息還是畏懼那人,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武藤遊戲……』
  「怎、怎麼了?你還好嗎?怎麼這時間打電話--」
  『你居然敢過這麼久才接我電話,膽子倒是不小了,遊戲。』

  聽到對方如此中氣十足的在教訓自己,被喚為遊戲的青年暗暗地鬆了口氣,略微放鬆的半坐臥靠在床頭櫃,雖然很想吐槽說你在半夜打電話過來才是真的無理取鬧的行為,不過知道人是沒事就讓他安心了一大半所以也沒有要多說的意思。

  畢竟、和自己通電話的這人因為時常去到某個地方而導致身體機能衰退到讓他的弟弟不得不撥電話求救這件事情也不過一年多前而已,所以在半夜的時候接到他的電話真的會讓人嚇出一身冷汗。

  「所以海馬君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決鬥完了?」稍稍的打了呵欠、他抱起了一旁蓬鬆的枕頭放在胸前試圖讓自己清醒的做著小動作,等待對面的青年和自己說明這場電話的原因。

  他也很難想像棕髮青年會毫無理由的撥電話給自己。

  『……』再次的沉默出現在兩人的對話當中,因為時間太久還讓遊戲以為是自己不小心掛掉對方電話而從耳邊拿起確認畫面還在通話當中,疑惑的歪歪頭、試探性的又喊了青年的名字,「海馬君?」

  『……進度到哪裡了?處理好了嗎?什麼時候回國?』停了幾秒鐘之後,青年頓了頓,就像是硬擠出生硬的台詞一樣,沒有起伏也沒有中斷的問出了三個問題,而這些問題的出現讓紫黑髮絲的青年再次不解的歪了歪頭,「海馬君……」

  「我記得上個星期你去決鬥前我就有把進度報告給你聽過了,也有跟你說什麼時候才會處理完畢,大概哪一個月會回國……你還好嗎?海馬君。」

  遊戲的電話那方透露出明顯擔憂的語氣加上不安並且小心翼翼的口吻,讓棕髮青年憤怒的咬牙然後握緊了手上的手機,差點就要把機器給捏壞的那種力道。

  『要你報告就報告哪來廢話那麼多,我記憶力好的很,不需要你操心。』
  「真的嗎?」
  『閉嘴,報告給我聽就是了。』
  「喔、喔……目前的話程式的設計已經到了後半段的測試執行,但是因為--」

  熬不過海馬的施壓口吻,遊戲最後還是正經的開始報告起最新的進度,從床上來到了辦公桌的前方,一邊檢查剛才怎麼都無法處理掉的Bug一邊說明,而棕髮青年則是安靜、時不時地發出單音表示正在聽著的應答,順便告訴他怎麼解決那個困擾已久的Bug。

  該不會是因為穿越次元太多次所以記憶衰退了吧?要不要叫圭平帶他去做個電腦斷層之類的呢?但是現在這樣對話又沒有太多奇怪的地方……應該只是真的想要確認進度?

  最終青年沒有將腦袋裡面的疑惑還有擔心問出口,一一的報告完畢之後,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攤坐在椅子上,看著放在桌面上發燙的手機,上面的通話時間已經來到兩個小時又幾分鐘,伸手按了按戴在左耳的藍芽耳機、覺得不適。

  「目前大概就是這樣了,海馬君覺得呢?」
  『嗯、差不多。』
  「那……」
  『……』
  「……」

  兩人的對話又進到了靜默,遊戲清楚海馬還在思考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即使現在的他是多想趕快鑽入床鋪好好的大睡特睡一番,卻體貼的沒有催促接續,小聲的打了呵欠,用滑鼠開始無意義的點擊首頁上面出現的新聞隨便看看。

  看來海馬君是昨天回來的,因為新聞報導寫著沉寂一個多月的海馬娛樂集團昨天發表了新開發的實境系統測試的結果以及可能應用的方式。

  看著報導上黑髮少年自信並且閃閃發亮的表情在說明實境系統的內容,對比上一臉沒睡飽所以比平常不帶笑容的表情還要糟糕的棕髮青年,就覺得有些好笑的讓嘴角微微上揚,看來圭平為了讓哥哥放心所以率先整理好了資料,一過目完同意後就拿來發表了吧。

  對於被哥哥認可又看到哥哥歸來所以很開心吧?真是太好了呢,圭平。

  『那麼按照進度來看你三個月後就可以回國了。』那人突然開口打破了安靜,把還沉浸在替少年感到開心的愉快氛圍裡的他拉回,像是做壞事被逮到的孩子一樣,他快速的關掉頁面上的新聞、坐挺身體。

  三個月、嗯……?

  「三個月後嗎?可是還有一些程序沒有完成……」這樣似乎有點太趕了,時間的長度讓遊戲完全回神微皺起了眉頭,打開進度表並且對照起甘特圖,順手把書面資料拿出來看了一圈之後,他嘆了口氣,「我記得上次和海馬君你報告的時候還要半年的時間才是……」

  『太久了。』
  「可是你還要顧慮到其他工作人員的進度……」
  『跟不上進度的人理所當然要被淘汰。』
  「不是這樣的吧……」

  就算沒有看到也知道海馬的表情,苦笑地回應著那無理的要求,遊戲翻了一下組員們的工作進度,確實趕工一下是可以提前工作天結束是沒有問題,但是依照老闆的時間來看,全部的人包含自己大概都不需要睡覺了吧?

  認真的思考著如果真的要縮短工時應該要如何配給工作才好的同時,對面也正在翻動著他手頭上的書面資料,短時間之內只剩下鍵盤的敲擊以及紙張沙沙的聲響,沒有人打破屬於兩人之間的工作默契。

  『遊戲。』
  「是,怎麼了嗎,海馬君?」

  最後打破沉默的是海馬的叫喚,讓遊戲反射性抬起頭的回應,螢幕突然跳出了一則新聞,對於游標的自行移動沒有感到絲毫的訝異,反而是上面的報導開頭讓他驚訝的瞪大了眼、最後微微的撇開了頭當作沒有看見。

  剛才隨意點開的新聞頁面也有這麼一則內容,只是被他選擇性的跳開不看,看來對面的那個人不但使用遠端連接他的電腦以外,還順便監控他的其餘行動,到底有多關心員工的工作進度還有偷懶程度啊。

  『你有看到吧,三個月之後。』
  「……」



  剩下收錄書內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遊戲王腐向】片翼IV-闇表





大家安安,這裡最近上班上得很辛苦的銀姬

因為發生了某一些事情之後,文章的進度完全都被頹廢掉的我,被素蝶鞭策著叫我鋤草XDDD

只好先來放上點東西了

是說我每次都廢話很多,決定要開始減少我的廢話ㄌ啾咪

直接進入主題ㄅ

以上,如有不適者請上一頁或是右上角叉叉



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遊戲王腐向】片翼III-闇表





最近的狀況還真的很糟糕XDDD

話說我買的王樣figma到了,好期待小表的也趕快來喔www

然後就一直玩figma耍廢就飽ㄌ

想起之前玩星矢的figma兩個小時都玩不膩XDDDD太灀啦wwwww

玩figma CP梗 超!讚!


以上,如有不適者請上一頁或是右上角叉叉